渠为首

被封号后重建,只吃卫聂

真心(72)

家(tiao)暴(qing)现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贡觉玛出了星灯,只有猫眼大小,深彤色映着光,捏在指尖,像一点凝固的烟霞。

这样的东西美则美矣,要做成饰品,还是男人的饰品,就有点不易。盖聂拿着匠人给他的册子,对着那些新奇款式斟酌半晌,挑了最简单的圆。

卫庄手上的戒指是一直戴着的,若再戴一种精巧的,未免花哨。


他将样品册还给匠人,老者大概很久没见过这么朴素的要求了,就多问一句,

“内外扣都做成圆形?”

内扣是藏在袖子里的,并不起眼,盖聂刚想点头,又顿住了。

他问,“内扣可以做成上面没有的样式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
于是他给...

真心(71)

 田言:我这是给你们打情骂俏的吗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连串的玉灯笼通了电,在溶洞里亮起来,白光混着玉色晕出,流落在四壁上,是美人皮一样的质感。

最为明亮处,是西施婉绵的歌声:

“恨逢长茎不得藕,断处丝多刺伤手,何时寻伴归去来,水远山长莫回首——”


在座约莫都是华人,背井离乡多年,港地的戏班大多不成气候,难得再见昆山腔,都听得津津有味,加上《采莲》这一折并不长,拿来做开场前的节目,倒也讨喜。

但很显然,没讨着盖聂的喜。


卫庄往他那溜了三眼,第一眼的时候他在看,第二眼的时候他双眼放空,现在瞄第三眼,这小孩下巴已经开始...

真心(70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十三行启程前曾定下宏图,预计从广州出发,穿行马六甲,抵好望角,绕过半个地球致美国,但盖聂前脚下船,后脚就闻蜃楼触礁,可谓世事无常。


“蜃楼不该在这里出事。”盖聂轻声说,视线从腐朽的、长着青苔的船尾往前,停在船身与崖壁嵌合处,露出思索的意味来。

他们来此处只用了半个时辰,也就是说蜃楼离岸并不十分遥远,这样的距离下,只要有求生意志、会水,那么游也能游回岸上,何以故满船权贵存者无几?


他皱着眉寻思,眉间攒出小小的川字来,卫庄看了几秒,抬起手,一扯他脸颊。

“嘶……”

男人手劲儿不小,盖聂给他扯的脸都转了过来,眼...

真心(69)

爱情不止当爹,还有当♂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旷海青湛,快艇破开水面,溅珠似的的白看的人心情爽利。

渐渐地,那小艇越开越快,溅起的水花从一尺到了一人高,看起来就不那么舒畅了,反而让人有点心惊胆战。


握方向盘的本该是盖聂,但现在驾驶座已经被卫庄占领——这人观察他半晌,发现快艇不难开,就兴致勃勃和他换了位置,试了没几下,就开出了螃蟹的气势,到处横冲直撞,海水都给他掀开一层。

举目之间,海面上只有他们而已,盖聂便也不说注意安全,看着男人的侧脸,卫庄的眉目舒展极了,显然心情不错。

瞧着倒和拿到新玩具的孩子没什么两样。


他忍不住笑,便别开头,高溅的...

真心(68)

良:我觉得我太难了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日的码头无雨,海天澄清,长堤如弯刀,横陈其间。

许是因为天气好,整个码头都热闹,不同于卫庄刚到时那种萧瑟肮脏的样子,挑夫们干着活,还有说有笑,眉宇间全无生活愁苦,环视周围,那些目光闪烁的扒手暗盗也都不见。

一月时间,便有了如此变化?


他心中记下,却也不说什么,张良离得远,是在找人,每逢红蓬船就去问一问,他跟盖聂在后面慢悠悠地走,盖聂给他指堤底小螃蟹一样的生物,告诉他那是礼云子。

“礼云子的蟹黄很鲜,也很少。”他这么告诉他,“要几千只母蟹,才能得几两。”

“就是它们?”卫庄嫌弃地看那群...

真心(67)

张三先生:空虚寂寞且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张良这个人和书院其实是不相称的。

他有读书人的温润,但跟颜路比起来,那温润仅是一层皮,里面裹着的,不知是多少棱角,知道他开始做教书育人的活计时,卫庄百思不得其解。

他这是打算修生养性,还是觉得勾心斗角没意思,改吃小孩了?


他想不明白,嘴上也不闲着,盖聂听他把张良的种种事迹抖落了个干净,什么小时候被邻居欺负,结果逢年过节往人院子里丢死人纸钱,什么入伍后因为长得清秀,每天遭兵痞,就找了个机会,把占他便宜的兵扒光了吊树上——最后得出结论,人以群分,和卫庄如出一辙的记仇。

当然他不会说出来,听完“吃小孩论”的观点论据,只答,...

真心(66)

 聂:金牌顺毛,品质保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紫兰并不会一直停在岸边,它每隔半个时辰,便从泊处悠悠晃晃地飘走,载着满船的歌舞辉煌,不知又停去哪一处河堤,接客全凭缘分。

它像深夜的幽灵,抑或是淑艳的女鬼。


在这样的地方,寻欢作乐是恰适的,只求休憩反而是难的,睡到半夜,一声声钝响传进耳朵里,盖聂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枕头底下,摸了个空,愣了几息,才想起这不是在自己的住所里。

他凝神听,便听出那些“嗵”、“嗵”的声响并不是有人砸门,而是从天花板上传来,结合窗外一阵阵的亮光,大概是有人去了顶上放烟火。


他动作不小,身边的男人发出点模糊

四倍快乐!

 @滚轮胎的阿澈 

鉴于你送了我戒指,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!

真心(65)

就,链接在最末(滑稽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紫红色,是一种馥郁的颜色,像熟透了的、即将腐烂的桑葚,它是香的,也是难以褪去的,摸一摸便会沾染满手。

整个床单,还有墙壁,都是这样的色调。

也许是为了中和,窗的纱帘选了极浅的金,浅的几近于白,占了整整一面墙,风一吹,像女孩的长裙,但当打开灯后,米黄的光下,它们那种纯洁的白就褪去了,更近乎金,又被房间的紫映的发红。


紫女姑娘和卫庄的审美真的好像啊,他迷迷糊糊地想。

连床单也夸张,是紫红的丝绒,浓的像是葡萄酒,虽然看着很有质感,但睡在上面一定很热。

不过,真的好舒服,柔滑的,紧贴着腿面,一点粗糙也没有。...

真心(64)

友情提示:不用找链接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市无夙夜,鸽子都飞回钟楼歇息了,教堂外却是千灯照云,热闹的紧,走了十来分钟,剃头的、画糖人的、写字画的,三百六十行凑了过半,还有不少棕皮肤的南亚人在卖水果,许多小孩都从他们那买果汁,金澄澄地拿在手里,还怪好看,卫庄打量两眼,盖聂以为他想喝,就去给他也买了瓶。

“……”

男人神色微妙地把瓶口拧开,思考这崽子是不是把他当小孩哄了。


腹诽归腹诽,喝倒是喝了,酸酸甜甜还挺开胃,等他喝完,路也七拐八拐绕了许多,最后盖聂领着他从街上走了下去,下到了河堤上。

除了他们,已有不少人也等在这,卫庄眯起眼望远处的河...

下一页
©渠为首 | Powered by LOFTER